社交賬號登錄

社交賬號登錄

0/34

上傳頭像

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,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

頭像

預覽

忘記密碼

設置新密碼

文化

電子音樂在中國還很小眾,這個生意怎么做?

何姍 2015-05-19 17:38:49

一個名叫 Fake Music 的公司對電子音樂的興趣比其他國內音樂廠牌都要大。

音樂節市場當前蓬勃無垠,諸多旅游城市都看準了這個推動旅游的方式,而幾個大品牌也紛紛走出北上廣向各大二三線城市擴張。在這些熱鬧背后,電子音樂在中國卻還是一個細分而地下的形象。?

Fake Music (非刻文化)之所以選擇做電子音樂,和創辦人的背景密不可分。馮海寧(Helen),曾經寵物同謀樂隊、現在 Nova Heart 樂隊的主唱,兩支樂隊都有強烈的電音風格,美國長大的她在 16 歲第一次接觸 rave 派對,18-19 歲開始進入派對文化;Philip 來自電子音樂的世界中心——德國,在當地有良好的資源。

2009 年,還在寵物同謀樂隊時的馮海寧覺得,以當時樂隊的風格在國內太“孤獨”,希望成立一個音樂廠牌帶來更多類似風格的外國樂隊,也增加更多交流的機會,漸漸地 Fake Music 就成為了工作的重心,也注冊成為了正式的公司。?

從 2011 年開始,Fake Music 從國外請來著名的 DJ,在北京上海的諸多著名的演出場地 (例如愚公移山、Dada、Shelters、Arkham)舉辦演出,數量從 2011 年的 6 場主題活動迅速做到了 2012 年某段時間甚至每兩個星期就有一場電音派對。?

在頗具氣勢的開場背后,卻不一定能繞過這個市場先天的挑戰。

相對于站在大舞臺中間有各種樂器環繞的樂隊表演來說,電子音樂更多是“臥房制造”的情景,音樂人往往會是埋頭面對電腦和設備,這在任何國家都是類似的情況,電子音樂經常以一種割裂的形象出現。但國外由于參與人數較多,還是能形成一定的圈子,激發一定的討論和交流機會,但國內一些已經做出名氣的音樂人不少已經選擇出國發展,也一直沒有一個有足夠強影響力的個人或團體。除了個別場地或者主辦方有自己的固定團隊/群體,很難做出一個有名的演出系列(如 All Tomorrow’s Party),遑論品牌。?

對觀眾來說,他們的流動性極高,部分也是因為在華外國人較多的因素,因此在一個城市里不太容易形成一個穩定的“去看演出”的群體,例如在上海的消費者認場地的比認樂隊的更多。而且,中國的觀眾往往都有一種刻板印象,認為電子音樂的舞臺表現力不強,所以價錢理所應當會更低,同時他們對觀看樂隊表演的黏性遠遠大于電子音樂——所以有著名的電音藝人再次來中國演出的時候,之前的觀眾往往不一定會再來。?

市場對于以上情況最明顯的一個互動反應,就是成本。Fake Music 之前的演出主要還是以和主辦場地分成為主,包場雖然可以有更高的可控性,但是目前國內場地包場價格甚至高過外國同類場地,而且包場帶來的不確定因素也常常使人望而卻步。同時,因為中國的電子音樂文化并不強勢,外國音樂人專程前來的價格較高,通常都是前往日韓新加坡等其他地區(亞洲對他們來說也已經是遙遠的市場),在檔期沒有排滿的情況下加入中國站的演出。?

所以面對這樣的局面,也隨著風格和口味的變化,Fake Music 從開始到現在一直在調整自己的模式和結構。?

最開始他們以“危險之舞”(Dance Dangereux)為主題組織一系列演出派對,主要是邀請著名 DJ 前來,風格上也以 disco 為主,和當時國內較多的 techno 風格區別開來。也是在當時他們開始和剛剛開業的北京 Migas 西班牙餐廳合作,后者頂樓的天臺漸漸成為了夏天里電子音樂的著名據點。

從 2012 年開始,“電市”(Electric City)漸漸取代了“危險之舞”,音樂人陣容升級,其中樂隊的元素更為明顯,這是一直在樂隊環境里成長和工作的馮海寧更為熟悉和擅長的。?

隨著國際上電子音樂已經逾越了 disco 的風格,加上馮海寧自己音樂口味的轉變,現在 Fake Music 在風格上面更看重和搖滾等其他風格的結合,表演方式上更偏重現場(live)而非 DJ。這時期 Fake Music 會邀請一些更具樂隊形式和舞臺表現力的電音藝人,或者搖滾樂隊中的某一位成員前來進行 DJ 演出。?

除了帶外國音樂人來國內,Fake Music 的另一個主要業務是樂隊經紀。

目前,他們旗下只有 Nova Heart 一個樂隊,今年他們計劃簽下更多,符合這個品牌音樂方向的音樂人。馮海寧認為,和她 2003 年回國以及 2009 年決定把 Fake Music 發展成事業這段時間相比,當前國內的創意環境不如以前。高額的房租、政策收緊等方面因素讓新晉音樂人難以維持,大型公司則慢慢走向獨大,當年迷笛、摩登天空、熱波三足鼎立的音樂節態勢早已不復。?

就像一些畫廊簽約了藝術家,讓他們按照市場的需要批量創作一樣,在音樂行業也存在同樣的問題——音樂人有時候更多地被當做資源使用,Nova Heart 也曾經被其他公司建議推出更多他們成名曲《Beautiful Boys》那一類型的音樂。但是馮海寧覺得好的經紀團隊是可以引導樂隊成長、打開局面的,就像他們自己以及觀眾也一直在成長一樣。

所以經紀團隊不只幫樂隊安排一場接一場的國內巡演,而是甚至可以幫他們和廠牌爭取權益、尋找合適他們的制作人和錄音棚等,這些是更為綜合的管理,更踏實更系統地運營。在實際操作上他們有兩個特點,一是帶樂隊出國巡演,乃至生活一小段時間,同時 Fake Music 也更強調互動,除了演出前后和觀眾有足夠的交流時間,他們也會在組織演出之余安排更多的業內交流活動。?

馮海寧希望 Fake Music 旗下的樂隊擁有一定制作水準和音樂水準,可以面對各國市場競爭,目前他們已經有一個非全職的舞臺制作團隊資源。在她看來,現在最大的優勢,是他們有一支團結、高效的團隊,不管是已經離開公司的前伙伴還是現在的同事,他們之間有很強的信任感。

因為之前 Nova Heart 舞臺、制作等方面的表現,他們現在吸引到了更多業內的眼球,并完成了豆瓣阿比鹿音樂節的舞臺制作、以及之前北京 W 酒店正式開業的部分舞臺制作,這是他們 2015 年剛剛試水的新業務。?

目前作為音樂廠牌, Fake Music 可以做到養活自己并穩定經營。從 2014 年開始,他們也接到來自業內的小額投資,很好地支持了“電市”主題活動的舉辦。馮海寧認為的理想狀態,是有更多這樣了解音樂的人或團體的支持,讓 Fake Music 衍生出的演出、經紀、制作等各個項目都可以有機地生長。

喜歡這篇文章?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,每天看點不一樣的。

医学生赚钱不分早晚 中国股票行情数据 白小姐精选三肖三码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 皇家国际平台能提现吗 股票期权试点结算规 网上棋牌安卓版下载 猪肉股票走势 幸运农场玩法简介 陕西11选5五位走势图 长期稳赚项目 福建福建快3开奖结果 二四b六天天好彩944 cc 闲来江西麻将怎么下载 武磊西甲生涯首球 熊猫四川麻将安卓版 最近涨幅较大的股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