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交賬號登錄

社交賬號登錄

0/34

上傳頭像

拖拽或者縮放虛線框,生成自己滿意的頭像

頭像

預覽

忘記密碼

設置新密碼

智能

羅伯特·謝克里的小說集,他被看作科幻領域的幽默宗師

曾夢龍2020-03-06 13:39:00

謝克里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最好的短篇小說作家,不分任何領域。——尼爾·蓋曼,美國作家

《世界雜貨店:羅伯特·謝克里科幻小說集》

內容簡介

當電子警察鳥失去控制;當殺人游戲可以合法進行;當老好人變身惹不起的刺頭;當眾人為了一套房子參加一場大逃殺;當你置身一群語言不通的外星人當中;當你擁有一支可以偷窺他人生活的望遠鏡;當你在一顆小行星上獨自老去,與機器人相依為命;且看謝克里借奇想之力帶你體驗琳瑯滿目的世界雜貨店。

作者簡介

羅伯特·謝克里(Robert Sheckley),世界科幻小說大師,星云獎特別大師。他的作品以奇巧腦洞和幽默諷刺著稱,不僅在科幻讀者中大受歡迎,還經常刊登在《紳士》《花花公子》等流行雜志上。

謝克里也是一位非常多產的作家,一生共創作 400 多篇短篇科幻小說和 15 部長篇小說,實際數字遠遠不止這些,因為“雜志編輯為了避免羅伯特·謝克里的名字在同一期雜志上重復出現,使用了許多筆名”。

書籍摘錄

怪物(節選)

科爾多維和胡姆站在陡峭的危崖上,觀察一個奇怪的物體——這東西無疑是近來最新奇的玩意兒了,所以他倆看得興趣盎然。

“我說,”胡姆指點說,“它能反射出陽光呢,說明是金屬制的。”“我同意。”科爾多維說,“但是它怎么能浮在空中呢?”

他們倆又向下俯瞰,朝山谷里觀察。這個尖尖的物體在地面上空盤旋,從它尾端噴出的東西仿佛是火焰。

“它靠噴火保持平衡。”胡姆說,“就算你老眼昏花,也應該看得見。”

科爾多維支起他的那條粗尾巴好把自己撐得更高,想看得更清楚些。那物體已經降到地面上,火焰也消失了。

“我們爬近一點去瞧瞧,怎么樣?”胡姆問。

“行,時間還來得及......不過等等!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
胡姆默默盤算一番,然后他說 :“是盧珈月的第五天。”

“真該死!”科爾多維嚷道,“我得回家去打死老婆了。”

“距離太陽落山還有好幾個時辰,你兩件事都來得及。”胡姆說。

不過科爾多維還在為此事猶豫不決,“我可不想耽誤......”

“喏,你知道我速度有多快吧。”胡姆說,“如果時間來不及,我會盡快趕回去幫你打死她,怎么樣?”

“對你的好意我深表感謝。”科爾多維謝了這年輕人幾句,然后他倆就從險峻的山崖下去了。

他們來到金屬物體前方停住,撐起尾巴站立著,科爾多維在目測那物體的尺寸。

“它比我想象的還要大得多呢。”他估計這物體要比他們村莊稍微長一點,寬度大概只有一半。

他們又圍著那個物體爬了一圈,發現那金屬物體是用工具加工 出來的,很可能是人類用觸手操作的手法。

遠處,太陽已經落下去。

“我想最好還是回去吧。”科爾多維說,他發現已經沒了光線。

“沒關系,我們有的是時間。”胡姆說,一邊放松著肌肉。

“對,但是打死老婆的事情還是由我自己處理為好。”

“隨你的便。”于是,他們步伐輕快地返回村里了。

科爾多維的老婆已經在家里備好晚飯,接著她背對門口站著——這是習俗所要求的。

科爾多維猛揮一下尾巴就打死了她,把尸體拖到門外,這才坐下就餐。

他飯后休息了一會兒,才去往集會處,可胡姆這急性子的毛頭小伙已經在那兒講述金屬物體的事情了。科爾多維悻悻地想 :他肯定三口兩口就把晚飯扒拉下去,就是為了能搶在我的前面向大家炫 耀。

小伙子講完后,科爾多維說了自己的觀察結果。他只補充了一點: 那金屬物里面可能存在智慧生物。

“你為什么這么想?”米歇爾問,他也是一位長者。

“首先,那物體下降時,我看到有火焰。”科爾多維解釋說,“其次,在物體落地后,火焰就熄滅了。這肯定是有人熄掉它的。”

“我看不一定。”米歇爾反對說,“它也可能是自己熄掉的。”

于是村民們激烈地辯論起來,一直持續到深夜。

散會后,他們像通常一樣埋葬了被打死的老婆,這才各回各家。這天夜里,科爾多維在黑暗中久久未能入眠,他一直在琢磨這奇怪的物體:如果它里面真的有智慧生命,那他們屬于文明生物嗎?有善與惡的觀念嗎?他百思不得其解,于是決定去睡覺。

第二天,所有的男性村民都去了金屬物體那里。這是理所當然的,因為男人的職責不僅僅是限制女性人口,而且也得研究新鮮的事物。

他們散布在物體周圍,對它的內部進行種種猜測。

“我認為里面的人和我們一定很相似。”胡姆的哥哥埃克斯特說。

科爾多維全身都在搖晃,這是他在表示絕對不同意。

“他們多半是怪物,”他說,“如果考慮到——”

“這很難說,”埃克斯特反駁說,“想想我們的身體進化邏輯吧,只有一只對焦眼——”

“外面的世界廣袤無際,”科爾多維搶著說,“那里會有很多和我們完全不同的生物,在無窮無盡的——”

但是埃克斯特又打斷他說 :“但我們的邏輯總是——”

“我是說,他們和我們相似的可能性小之又小!”科爾多維接著說,“舉例說,這是他們建造的飛行裝置,難道我們也會去造這樣的——”

“但是按嚴格的邏輯來說,”埃克斯特還想堅持,“你可以看到——”

這已經是他第三次打斷科爾多維的話了,所以科爾多維忍無可忍,他用長尾一擊就把埃克斯特撞到金屬艙壁上,尸體隨之砰然落地。

“我認為我哥哥是個糙漢子,太沒禮貌了。”胡姆說,“你剛才講到哪兒了。”

但科爾多維還是沒能把話說完,因為金屬物體有個地方正在發出響聲并轉動起來,接著敞開了一個洞口,一個奇怪的生物從里面出現了。

科爾多維馬上證實自己是正確的:洞里爬出的那個生物居然長有兩條尾巴,全身從下到上都包著什么東西,有點像金屬,又有點像獸皮。而它的顏色,令科爾多維戰栗了起來——

是濕漉漉的、新鮮剝皮的血肉色。 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朝后退縮,誰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? 這個生物開始時什么也沒干,它只是站在金屬物體上,身體上方那個球狀物從一側往另一側擺動,但是身體其他部位并沒有移動,這個動作令人費解。最后那個生物舉起兩只觸手,同時發出聲音。

“也許,它想跟我們交流?”米歇爾輕輕問。 這時從洞里又出來三個生物,它們都拿著金屬管子,四個生物在互相交換著奇怪的聲音。

“它們當然不可能是人。”科爾多維堅定地聲稱,“接下來我們要搞清楚,它們是不是文明生物。”

有一個生物沿著金屬外壁爬到地上,其余幾個把金屬管子直指下方,有點像在舉行什么無法理解的宗教儀式。

“難道這么丑陋的家伙會是文明的?”科爾多維問。

他全身皮肉都因為厭惡而收縮著,這些生物的樣子實在恐怖,做夢都想不到。它們的軀體上部長著一顆球狀的東西——大概算是頭吧,科爾多維這輩子還從沒見過這樣的頭顱呢。在頭的中部,在本該是平滑的地方卻凸起一個東西,在它的兩旁又有兩個小凹痕,每個凹痕旁都長著一個肉瘤。在頭下部有一個淺紅的缺口,科爾多維捉摸著,這該是嘴巴了——他覺得自己的想象力實在很豐富。

這還不止!科爾多維繼續觀察,居然能看到它們的骨骼。那些生物在移動時,動作不像人類那樣平穩流暢,反而像是樹枝那樣機械地抽動。

“上帝啊!”希爾里格驚愕地嚷起來,他是個中年人,“我們應當打死它們,別讓它們在這個世界上活受罪啦!”

其他的人都有同感,于是村民準備一擁而上。

“等一下!”有人喊道,那是一個年輕人,“如果可能,我們先和它們溝通一下試試,也許它們是文明生物呢?外面的宇宙很大,什么事兒都有可能。”

科爾多維認為要立即消滅這些怪物,但是大伙兒已經停止,并且就這復雜的問題進行著爭論。

而一向愛逞能的胡姆已經溜了過去,接近了站在地面上的那個生物。

“你好。”他說,那個生物也回答了什么。

“我聽不懂你的話。”胡姆又想退回去了。但是那生物揮動著有關節的觸手——姑且當作是觸手吧,指著其中一個太陽,然后又發出一種聲音。

“對,今天很暖和,不是嗎?”胡姆愉快地應答說。

那生物又指指土地,發出另外一種和原先不同的聲音。

“今年我們的收成不能算好,真的。”健談的胡姆還在繼續這場談話。

怪物又指指自己,同時發出某個聲音。

“是呀。”胡姆同意道,“你實在太難看了,丑得跟什么似的。”

這時,大多數村民已感到饑餓并爬回村莊了,而胡姆還留在那里傾聽怪物發出的聲音,只有科爾多維在原地緊張地等著他。

“知道嗎?”胡姆在和他會合時說,“它們想要學習我們的語言,或者是想教我學它們的語言呢。” “別這么干!”科爾多維警告說,他隱約地感到某種災難似乎就要降臨了。

“我得試試。”胡姆并不采納他的意見,然后他們一起爬上了通往村子的陡峭山崖。

近黃昏時,科爾多維去了趟圈養多余女人的欄圈,鄭重其事地向某個年輕女人求婚,問她是否同意做他家二十五天的女主人。當然,對方很感激地接受了。

在回家的路上,科爾多維又碰見胡姆——他也是去欄圈的。

“我剛才把老婆打死了。”胡姆告訴他,其實根本沒必要解釋,否則他為什么要去那個欄圈呢?

“明天你還要去找那些生物嗎?”科爾多維問。

“差不多吧。”胡姆答說,“只要不出現什么新情況就去。”

“最重要的一點是——要弄清楚它們是文明生物還是怪物!”

“那當然!”胡姆同意著,蜿蜒地爬遠了。


題圖為羅伯特·謝克里,來自:goodreads

喜歡這篇文章?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,每天看點不一樣的。

医学生赚钱不分早晚